第429章 闹剧

  许大茂满头大汗,呼吸急促,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驱使着,匆匆穿过四合院狭窄的巷弄,每一步都踏得异常沉重,脚下的石板路似乎也在回应着他的焦躁。
  他直奔杨建业的住处,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紧紧盯着紧闭的木门,仿佛能透过它看穿一切。
  “杨建业!你给我出来!”他用力地挥动着手臂,拳头紧握,每一次敲门都伴随着门框的震动和“框框”的巨响,那声音在静谧的四合院内回荡,惊扰了午后的宁静。
  他的脸色因愤怒而涨得通红,嘴角紧抿,眼神中闪烁着不容置疑的坚决。
  院子里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喧闹吸引,纷纷从各自的房间或院中走出,有的穿着睡衣,有的手里还拿着未吃完的午饭,脸上都写满了惊讶与好奇。
  他们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目光不时地投向许大茂那几乎要失控的身影。
  “这许大茂今儿个是怎么了?火气这么大。”一位大妈轻声对旁边的邻居说,眉头紧锁。
  “谁知道呢,怕是又和杨建业那小子杠上了吧。”另一人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一丝无奈。
  许大茂见门内依旧没有动静,心中的怒火如同被浇了油的火焰,愈发旺盛。
  他猛地退后几步,深吸一口气,随后猛地向前冲去,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门上。门板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震得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瞬。
  “杨建业,你以为躲着就能解决问题吗?我告诉你,今天你不出来,我就把这门给拆了!”
  许大茂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沙哑,他双眼圆睁,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显得格外狰狞。
  周围的人群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,纷纷后退几步,生怕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波及。
  有人开始小声议论,猜测着两人之间到底有何恩怨,也有人试图上前劝阻,但看到许大茂那副模样,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  “许大茂,你冷静点,别冲动!”终于,一个年长些的老者站了出来,他的声音虽然不高,但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。他缓缓走向许大茂,试图平息他的怒火。
  然而,此时的许大茂已经听不进任何劝告,他转身面向众人,眼神中充满了挑衅与愤怒:
  “你们谁要是知道杨建业的去向,最好现在就告诉我!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说完,他又是一脚踹向了门板,仿佛要将所有的不满与愤怒都发泄在这扇无辜的门上。
  然而,面对许大茂的愤怒与指责,四周的人群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按住了嘴巴,一片寂静之中,只有许大茂的喘息声和远处偶尔传来的狗吠声打破了这份压抑。
  他们的眼神中或闪过一丝同情,或流露出一丝畏惧,却都选择了沉默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这场风暴的牺牲品。
  许大茂见状,更是气得浑身发抖,他猛地跺了跺脚,地面似乎都为之一颤。
  他指着人群,手指因愤怒而微微颤抖,脸上的肌肉扭曲着,仿佛要将所有的不满与怨恨都通过这张嘴倾泻而出:
  “你们这群没良心的!平日里我许家待你们不薄,我之前去乡下,那次少得了你们的好处?现在我有难,你们却一个个缩头乌龟,连句话都不敢说!”
  他的声音越来越大,语气中充满了失望与愤怒,仿佛要将心中的委屈与不甘全部发泄出来。
  然而,他的指责并未得到任何回应,反而让周围的人更加退缩,有的甚至悄悄转身,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  就在这时,一位年迈的街坊终于看不下去了。他颤颤巍巍地站出来,眼神中既有对许大茂的同情,也有对现状的无奈。
  他叹息地开口说:“许大茂啊,你别骂了。我们都知道你心里苦,但杨建业和秦淮茹他们早就走了,听说是连夜收拾东西走的,上哪去我们也不清楚啊。”
  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仿佛也在为许大茂的遭遇感到惋惜。而许大茂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整个人顿时僵住了。
  他瞪大了眼睛,瞳孔中倒映出的是难以置信与震惊。他的嘴巴微微张开,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脸上的表情从愤怒迅速转变为惊愕,再到一种深深的失落与绝望。
  “他们……他们怎么会……”许大茂喃喃自语着,仿佛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。他转过身去,不再看那些沉默的街坊,而是独自一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